您现在的位置:

吾不信也 >

[新传说] 豆包有时也顶饿

  白明志是一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也是千里挑一的大能人。在向山市,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
  
  这天,白明志正在公司开会研究一个重大项目招标书,突然,他的手机振动了。低头一看,是他老婆丽珍打来的,他皱皱眉,没接,可丽珍不屈不饶,一个劲儿地打。白明志立刻明白:一定是有重大事情!否则,丽珍不会这样。刚刚一接,丽珍就带着哭腔说:“我爸,脑出血了,你快想办法!”
  
  白明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想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医生。待丽珍一说,他才知道,原来老丈人现在市中心医院抢救,可是却住不进院,因为,没有空余病房。
  
  白明志随口说:“行,我给黄院长打个电话。保证立马解决。”
  
  白明志于是给中心医院的黄院长撂过去一个电话,说自己的老丈人在你们医院抢救,可是却没有病房。黄院长听了,忙说:“我马上安排,让老爷子安心养病!”
  
  白明志笑了,心说:区区小事,看把丽珍急的!唉,女人呀,就是女人,搁不住事的。
  
  但是,20分钟后,丽珍的催命电话又打来了。她哭着说:“你那个什么破院长呀!他发了话,可顶个屁用,我爸还在走廊里冻着呢。你倒是拿出点真格的本事呀。”
  
  白明志摇摇头,不相信。于是又给黄院长打电话。可是怎么打,那黄院长就是不接。白明志的火“噌”地窜起,骂道:“妈的,玩失踪啊!”他连招标会也顾不上了,开上车直奔中心医院。路上,他反复琢磨:这黄院长为什么没能安排呢?难道他想趁火打劫,捞一把?可能!有可能!这年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我交的这些朋友,哪一个没有大钱能够长久维持的住?罢罢罢,我认栽,今天,点给他姓黄的一个数。不,两个数!我就不信,有钱鬼会不推磨。
  
  到了医院,白明志连瘼痫病什么食物不能吃电梯都等不及,“噔噔噔噔”一口气跑上三楼。可是,黄院长不在。他气得就把门拍的“砰砰”地响,震得整个楼层都回音缭绕。这下子,终于有了结果。一个人从隔壁屋探出脑袋,说:“你是找黄院长?他去抢救室了!”
  
  咦,行,会给我演戏了,还去抢救室了。白明志哭笑不得,只能急急地赶去抢救室。到那儿一看,果不其然,黄院长在那儿正指挥医生给他老丈人治疗呢。
  
  黄院长抬头看到了白明志,一脸的尴尬,说:“白总,真的没有空房了。一旦有,我立即给你!”
  
  白明志像是没有听到,把黄院长拉出抢救室,“刷”地掏出两万块钱,“噌”地塞进黄院长的怀里,然后一字一字地命令道:“你给我立即安排!让我高兴了,我还会加码!”
  
  但是没有想到,黄院长竟把那钱“呼”地抽出,边往白明志手上塞边说:“白总,你误会了。我们医院现在真是半个空床位也没有了。要不,让老爷子先凑合到我的办公室住着?”
  
  白明志就定定地看着黄院长,看他是真是假。黄院长急得都快要哭了。白明志问:“如果市长病了,你也没床?”
  
  “没有,枪毙了我也没有。”
  
  “你骗鬼哟!”
  
  “白总,我说的句句是真。咱俩交到这个份儿上,我至于有床不给你吗?”
  
  看着黄院长青筋都快爆裂的表白样子,白明志有点相信了。可是,当务之急是让老丈人住院治疗呀。他就感到茫然。我白明志什么时候有办不成的事儿呀。丽珍看到住院无望,就急着要转院。黄院长说:“我刚才已经联系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这个时段,是高发病期,哪个医院都紧张。”
  
  白明志直盯着黄院长,问:“那,你说怎么办?”
  
  黄院长语塞了。
  
 癫娴病什么东西不能吃 这时,电话又响了,白明志一接,是手下向他汇报请示,问他招标工作如何进行。白明志被住院问题搞得焦头烂额,不由火气上升,提高了八度嚷道:“招标招标,招你妈的头啊!老子现在就在招标现场!”
  
  白明志的高音大嗓引起人们的注意。有一个人凑到他面前,看了看他,说:“咦,这不是白总吗?”
  
  白明志定睛一看,不禁感到一阵恶心。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极不愿意看到的人。这个男人四十岁左右,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穿着一件蓝色的工作服。工作服上有不少的油渍。白明志为什么对这个人感到恶心呢?因为,这个男人曾是他的手下。
  
  这男人叫李强,是个技艺很精湛的工人,无论是泥、瓦、木、电焊、管道等,样样都能干,而且都比别人强出许多。可是,这也是个头长反骨的人,总是时时处处与公司过不去。最让白明志难忘的是三年前,李强带着几百工人把白明志堵在办公室,一定要他立即兑现拖欠工人的工资。李强还一个电话把新闻媒体请了来。结果可想而知。白明志不仅一分不少地将工资付给了工人,还被曝了光罚了款做了检查。名声扫地,弄得他近一年接不到任何活儿。当然,白明志给李强的“待遇”也不客气,是辞退。
  
  李强离开公司的时候,专门找到白明志,冷冷地说:“你记住,你总认为钱能通神,可是,钱不是万能的。你什么都可以缺,但不能缺德!”
  
  现在,冤家路窄。白明志不想与这个李强纠缠。他现在最最要紧的是怎么把老丈人塞进医院,哪怕是二甲医院也行。于是,他翻开电话,要从中找到其他医院院长。
  
  丽珍在旁边数落他:“你就非在一棵树上吊死吗?”
  
  “我这不是在想其他法子吗?”
  
  “除了黄院长,这医院就没有其他人了?比如管病床的。”
  
  丽珍的话让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白明志灵机一动。是呀,黄院长高高在上,虽然能一言九鼎,可是有时是灯下黑呀。自己有时不就是在招标工作中,不只认准一个道道仅仅找一把手,而是把目光盯在具体工作人员身上,往往效果出其地好。
  
  白明志转身出了抢救室,他找到护士长,直截了当地提出要求。护士长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白明志拿出钱,他一直认为这是硬通货,有了钱,许多不可能的事儿都变成可能了。可是,护士长摇摇头,说:“我和住院部的人不熟悉。但是,但是,有个人能帮助你。”
  
  “啊。谁?”
  
  “李师傅!”
  
  “哪个李师傅?”
  
  “就是我们院后勤的李强。”
  
  什么什么,李强?白明志的脑袋“嗡”地大了。这个被他开除的人真地比院长还能还牛?不。不不不。他看看护士长,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是李强串通了护士长,要在今天故意出出他的洋相,是要看他被捉弄的场面。
  
  白明志扭头就走。他现在有了办法,丽珍不是说了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吗?对,向山市的医院没床位,我们去其他的市,不行的话,去上海,去北京!
  
  白明志为自己的“开窍儿”乐得差点蹦起来。谁知刚刚一拐弯,“砰”地和一个人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撞得他眼冒金星,头“嗡嗡”地。
  
  “你他妈眼瞎呀!”
  
  “你才眼瞎呢!”
  
  白明志一听一看,哎,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与他相撞的竟是丽珍。
  
  “快,丽珍,咱们走!去别的医院,去外地医院!”
  
  丽珍头一扬,说:“不用了,我爸住进去了。”
  
  “什——么?住进去了?谁给办的?”
  
  “就是那个癫娴病怎样好得快什么李强。”
  
  “他——?”
  
  白明志对瞬间发生的事儿感到不可思议。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当他随着丽珍来到病房,看到老丈人真地躺在病床上时,他才明白不是在做梦。
  
  但是,白明志不解,连黄院长都办不成的事儿,怎么一个后勤普通工人竟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跟进来的护士长笑着说:“怎么样,我说李师傅能行吧。”
  
  “他,为什么?”
  
  “哎哟,在我们院,谁没得到过李师傅的济呀?不管谁家的下水道、马桶、厨房甚至化粪池,堵了也好,坏了也好,只要一声招呼,李师傅立马就到,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水不喝你一口,烟不吸你一支,钱更是莫提。最让人感动的,是李师傅前年冒死救了我们张医生差点被淹死的孩子……”
  
  “那为什么院长拿不到床位?”
  
  “院长?院长要安排的尽是关系户,又没有什么大病,多了,谁拿他的话当事儿啊!”
  
  原来如此!
  
  可是,可是,这李强又为什么要帮助我白明志呢?他真地有高风亮节不计前嫌?我不信。
  
  丽珍一语道出真相:“是我爸积了德呀。那年,咱家卫生间漏水,你让李强去修。我爸对李强特别地好,临走时特意送了一副手套给他,说天冷,要保护好手。就这点小事儿,人家李强一直记着。刚才看到是我爸,李强二话没说,一个电话,住院部就接了。”
  
  天,原来如此!
  
  白明志想当面谢谢李强。可是李强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当白明志找到李强时,李强嗡声嗡气地说:“别烦我!”扭头走了。
  
  但是这事儿,白明志不会忘记。小人物,有时也能成大事呀,关键时,豆包也能顶饿。真地。

© zw.hxkib.com  女贼传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