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地轴倾角 >

[中篇故事] 天蚕王的故事

  1。逼上绝路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哈尔滨有两家规模较大的丝绸纺织厂:关东丝绸纺织厂和北满丝绸株式会社。关东丝绸纺织厂的老板叫贺连胜,是中国人;北满丝绸株式会社的老板叫山口太郎,是日本人。几年来,两个老板明争暗斗,从来就没停止过。
  
  这天,贺连胜突然收到山口太郎的一封请柬,邀请他参加一个中外记者招待会。贺连胜顿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山口这只老狐狸,指不定要冒啥坏水呢!
  
  贺连胜的夫人靳雅萱猜测说:“他会不会是冲着那块金匾来的?”
  
  贺连胜惊诧地问道:“你有根据么?”
  
  靳雅萱说:“最近我听那家辉说过好几次,山口太郎要打那块金匾的主意。”
  
  靳雅萱说的那家辉,是贺连胜前妻的哥哥,也是关东丝绸界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这么说,肯定不是凭空胡诌,贺连胜听了顿时火冒三丈:“金匾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他山口太郎想打金匾的主意,白日做梦!”
  
  贺连胜祖上三代都是吃丝绸这碗饭的,贺家以东北地区盛产的柞蚕丝为原料,织出的丝绸畅销长城内外。贺家还有一种祖传的独门绝技,能在漫山遍野的野生柞蚕中,识别出非常稀有的品种——天蚕。天蚕是柞蚕中的极品,是自然界十分珍贵的物种,天蚕丝在光的照耀下,能闪烁出翠绿色的光彩,被称为赛过黄金的绿色软宝石。
  
  据说有一次,清同治皇帝在接见大英帝国的来使时,那位见多识广的大不列颠王室贵族,对皇帝龙袍上两只闪闪发光、翠绿色的龙眼大加赞赏,这两只龙眼就是用贺家的天蚕丝绣成的。
  
  天蚕丝让同治皇帝在洋人面前赚足了面子,万岁爷一高兴,就赏赐贺家一块金匾,上面刻着同治皇帝亲笔书写的“天蚕王”三个大字。
  
  靳雅萱说:吉林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山口太郎多次在中外企业家聚会的时候,污蔑中国的丝绸产品,还大言不惭地说,只有大和民族的子孙,才配拥有‘天蚕王’这块金匾。那家辉经常参加这种聚会,他的话应该不会假。”
  
  夫人的话让贺连胜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山口太郎这些年一直跟中国的丝绸界暗中较劲,这个野心勃勃的日本人,依仗着从国内带来的先进纺织设备,千方百计要把中国人的丝绸纺织厂挤垮,实现他一家独大、垄断关东乃至整个中国丝绸市场的野心。
  
  贺连胜不以为然地说:“金匾在我家的客厅里挂着,他山口太郎总不能明火执仗,到我家来抢吧?”
  
  靳雅萱忧心忡忡地说:“你没看见日本关东军在东北越来越猖狂,连官府都不敢得罪他们么?山口太郎跟他们关系那么密切,明火执仗抢走金匾,也不是不可能的!”
  
  贺连胜天生就是火爆性子,他“啪”的一声把请柬摔在地上,说:“我偏要会会山口这只老狐狸,看看他怎么把贺家的御赐金匾抢走!”
  
  于是,贺连胜亲自赶着马车,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贺家大院。
  
  记者招待会在一家中式酒楼举行,记者中大多都是蓝眼珠黄头发的西洋人和留着小胡子的日本人,也有零星几个中国记者,清一色都是亲日派报社的。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就涌上了贺连胜的心头:看来山口这次是来者不善啊!
  
  山口太郎看见贺连胜,急忙走了过来,几句寒暄过后,山口太郎就用一种挑衅的口吻说:“贺老板,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要和你的关东丝绸纺织厂打擂比赛,你敢接招么?”
  
  贺连胜也不示弱,他不卑不亢地说:“不知山口社长要跟贺某比什么?”
  
  山口太郎说:“你我各织一匹五平方米的丝绸,谁的重量轻,谁就是胜者!”
  
  山口太郎话音未落,在场强直性癫痫好治吗的中国人不禁都为贺连胜捏了一把汗,谁都知道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设备精良,织出的丝绸以薄、精、细见长,而关东丝绸纺织厂都是一些老掉牙的落后设备,织出的丝绸品质远不及对手,这场比赛显而易见,贺连胜取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贺连胜也暗暗吃惊,山口太郎这一招够恶毒的,直指关东丝绸纺织厂的软肋啊!更可恶的是,山口太郎这一招把贺连胜逼上了进退两难的绝境:如果接招,获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不接招,那就等于当场认输了!
  
  山口太郎步步紧逼,他走到贺连胜面前,趾高气扬地问道:“贺老板,你是不是不敢接招啊?”
  
  此时的贺连胜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接受山口社长的挑战!”
  
  山口太郎显然早有准备,只见他从日式和服的袖子中,取出一纸文书,高声宣读:“此次北满丝绸株式会社和关东丝绸纺织厂打擂比赛,如若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获胜,贺连胜交出祖传的‘天蚕王’金匾;如若关东丝绸纺织厂获胜,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迁出哈尔滨!贺老板,这个条件还算公平吧?”
  
  山口太郎果然是冲那块金匾来的,贺连胜只觉得火往脑门子上直冒,但是他强压怒火问道:“什么时候比赛?”
  
  山口太郎不紧不慢地说:“半个月之后,你我各自带着自己的产品,还在这家酒店,一决雌雄!”
  
  贺连胜双手抱拳,冲在座的中外记者说:“半个月之后,敬请诸位到场做个见证!”说完,他在一片惊异的眼光中,走出了酒店。
  
  贺连胜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他心里明镜似的,这次同山口太郎的比赛,几乎没有赢的可能,可是,这场比赛又必须进行,他已经被逼上绝路了!
  
  贺连胜一进院门,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急得昏了过去……
  
  2。绝处郑州哪有癫痫医院逢生
  
  靳雅萱和佣人们好不容易才把贺连胜弄醒,可是,一听丈夫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也差一点昏过去!
  
  贺连胜拉着夫人的手说:“雅萱,金匾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说什么也不能让山口太郎拿走啊!”
  
  靳雅萱心里虽然着急,可还是强打精神安慰丈夫说:“连胜,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再想想办法。”
  
  夫妻两人想了三天三夜,也没想出一个保住金匾的办法,眼看着和山口比赛的日子一天天临近,贺连胜的头发都急白了一大半。
  
  就在这时,突然院外传来报童的叫卖声:“看报,看报!中日丝绸大王,大摆擂台,一决胜负……”
  
  贺连胜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我骑虎难下了!”
  
  靳雅萱让人出去买了一份报纸,她刚看了一眼,眼睛立刻一亮,说:“嘿,我们怎么把他给忘了!”
  
  贺连胜问道:“谁?”
  
  靳雅萱把报纸递给丈夫:“那家辉啊,你看看,他在报纸上为你叫好呢!”
  
  贺连胜接过报纸一看,上面有一篇那家辉的署名文章——《贺连胜勇气可嘉》。贺连胜顿感欣慰:“这个那家辉,关键时刻还能为我叫好,难得,难得啊!”
  
  靳雅萱说:“连胜,我们找那家辉想想办法,他家也是关东的丝绸世家,或许能帮我们渡过难关呢!”
  
  贺连胜摇摇头说:“贺家跟那家积怨太深,那家辉没落井下石看我的笑话就不错了,指望他能帮我渡过难关,你想都别想!”
  
  贺家和那家是世交,到了贺连胜父亲和那家辉父亲那一辈,两家的关系发展到了高峰,贺连胜跟那家大小姐喜结良缘。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癫痫手术费用需要多少钱,就在贺家大少奶奶身怀六甲的时候,有一天,她到寺庙参拜菩萨,不幸被土匪绑票了。更严重的是,就在贺家千方百计筹措高额赎金的时候,大少奶奶的儿子已经在土匪的山寨里出生了,这可是两条人命啊,贺家不敢怠慢,让贺连胜亲自连夜带着银子前去赎票。
  
  土匪倒也没难为贺连胜,拿到赎金后,就如约放人。谁知祸不单行,那个时候,东北的土匪多如牛毛,贺连胜带着老婆、孩子离开土匪老巢,登上渡船横渡松花江,就在这时候,又遭遇了一帮活跃在水上的土匪。贺连胜抱着儿子跳入波涛汹涌的松花江,被好心的渔民救起,父子平安回到了贺家大院,可是,那家大小姐却落入水中,从此音信皆无……
  
  贺连胜父子俩毫发无损地回来了,那家大小姐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家辉的父亲怀疑贺连胜跟土匪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一怒之下,就把贺连胜告上了官府。
  
  贺家为了息事宁人,把一件非常珍贵的传家宝送给了那家,贺连胜才躲过了一次牢狱之灾。从那以后,那家跟贺家反目成仇,彼此之间断绝了一切往来。
  
  靳雅萱见丈夫一个劲摇头,就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再怎么说,那家辉也是中国人,他总不至于向着那个山口太郎吧?”
  
  贺连胜想了想,说:“我听你的,死马当作活马医,你我就到那家碰碰运气吧!”
  
  贺连胜和靳雅萱带着两盒点心,硬着头皮敲开了那家的大门。仆人通报后,那家辉走出门来。
  
  那家辉比贺连胜年长几岁,他身体多病,常年病恹恹的。这当儿,那家辉冷冷地看了贺连胜一眼,接过点心后扔到地上,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进去。
  
  贺连胜赔着笑脸说:“家辉,你妹妹的事,确实不是我干的……我现在遇到难处了,你也是中国人,总不能眼看着我把金匾拱手送给日本人吧?”

上一篇: 狼与狮子 下一篇: 看你来不来交罚款
© zw.hxkib.com  女贼传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