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亲铜元素 >

香獐三捧药

  张耳食闷闷不乐地徘徊在帝京汴梁的护城河边,心中乱成一团麻,有什么比仕途失意让他萎靡不振啊!
  学富五车的张耳食乡试、省考一路闯关拔寨,然而一到殿试考场却尿了裤子,满腹经文的才子一个字也迸不出来,只能眼巴巴看着别人金榜题名。
  但张耳食百思不得其解:一进殿试考场,他的魂魄就被提溜起来,怎么费力也是徒劳,莫非考场有什么妖魔鬼怪……
  张耳食心存芥荠地向前走去,护城河边的绿树林中却有一个猎人出售山珍野味。猎人满脸煞气,莽壮的身躯扭缠着虎皮豹尾,目光仿佛鹰隼的眼睛左顾右盼。面前摆着天山雪莲,贡嘎灵芝,长白山参;还有锦鸡、狐狸、山猫、麂子……关在木笼里的是只香獐,神情黯然,目光呆滞,看见张耳食,竟然落下乞求的泪水。
  张耳食怦然心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如将香獐放生,也算积点阴德……主意拿定,走上前打问价钱,猎人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伸出五根指头道:“少五两银子不买!”
  张耳食打个寒噤:现在是宋朝,五两银子够三口之家生活一年,一只香獐要卖这多钱,真是个凶悍猎人……
  张耳食打算离去,香獐突然哀鸣起来,仿佛张耳食离去它就得上杀场。张耳食于心不忍了,说了声“罢罢罢”,掏出五两银子付给凶悍猎人,连同木笼一起买下,雇了个挑夫把香獐送到悦来客栈,店老板却正等着他交付房租呢!
  店老板是个山羊胡,对张耳食的仁慈之心先是一番恭维,然后才说:“客官,房屋租期到咧,请把下月的房租交了吧!”
  张耳食摸摸身上才知空空如也,涎着脸乞求宽限几天,山羊胡脱裤子变脸:“我们是生意人,认钱不认人,客官既然无钱续交房租,那就请搬出去住吧……”
  张耳食幽怨地哀叹一声,从木笼放出香獐,不无动情地说:“我不能在这里住了,你自己逃命去吧……”
  香獐从木笼走出来却无去意,站在张耳食身边一动不动。张耳食将它抱到门外,神情黯然地说:“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倘若不逃,就有刀剑之灾……”
  香獐用脑袋在方之前身上摩擦着,就是不离左右。张耳食哀叹一声:“不愿离去也好,那就跟着我浪迹天涯吧……”
  香獐用脑袋顶羝张耳食,张耳食心想小家伙准是饿了,悲悯之心陡起,抱着香獐去郊外寻找青草。一到郊外,香獐却挣出张耳食怀抱蹦到地上,继续用脑袋顶他,顶了几下,便朝西南方向一溜烟去了。
  张耳食潸然泪下:真是个机敏的家伙,知道城内人龙混杂性命难保,一到郊外便就自由了。但张耳食理解错了,香獐跑了一阵见张耳食没有跟上来,从新跑回他身边用脑袋顶他,一边顶羝一边鸣叫。
  张耳食恍然大悟:香獐这是示意,要带我去一个什么地方呀!寻思甫定,便跟着香獐向前奔跑。张耳食跑得气喘吁吁,那轮红日已经落山,香獐打住步子站在山梁上鸣叫几声,突然没入山谷。
  张耳食诧异,拾步追到山谷,但见鲜花盛开,绿树成荫,一座庄严肃穆的院落出现眼前,香獐却不见踪影。
  张耳癫痫病到底是怎么引起的呢?食震惊不已:这是什么地方,竟有如此金碧辉煌的建筑?走上前去定睛观看,只见门楣上写着四个楷书大字“淡泊山庄”。心下不禁疑惑起来:怎会冒出个淡泊山庄,该不是海市蜃楼吧?正在寻思,却见一个白发老翁从里面迎了出来,一见张耳食哈哈大笑:“房生别来无恙,老夫在此等候多时,请到大堂用茶!”
  张耳食懵懵懂懂:老翁怎知我的拙姓?在下与他素昧平生呀!白发老翁也不客套,一把执了张耳食的手臂:“愣怔甚么,还不跟老夫进去?”
  老翁将张耳食拖进大堂,里面古朴典雅,清静幽香,墙壁上挂着不知名称的奇禽异兽;脚地上栽满香气馥郁的名花珍草。小僮送上热茶,张耳食饮了一口顿觉神清气爽,禁不住问道:“老丈高姓?”
  老翁哈哈笑道:“在下姓章,房生就喊老夫章公吧!”未等张耳食答话,章公又道:“小女灵儿不谙世事,若非房生出手相助,定会命丧他乡……”
  张耳食瞠目结舌,方知眼前的老翁是千年香獐,而被他营救的獐子却是老翁的女儿灵儿。张耳食惴惴不安地再问一声:“灵儿和我一道赶来,咋不见她的踪影……”
  章公笑道:“此女道行不足,刚有一点修行便想飞黄腾达,不慎落入猎人设下的圈套,差点丢了性命。她一回来就被老夫关了禁闭,正在苦心修炼。”说着话头一转:“房生救灵儿水火之中,老夫要重重谢你!”
  张耳食哀叹一声:怪不得灵儿不能脱成人形,原来修行不到……心中正想,童儿抬着三只大葫芦走上厅堂,张耳食不知嘛事,章公嘿嘿笑道:“这是老夫送你的物事!”这么说着,从身后的葫芦架上摘下一黄、一红、一绿三只小葫芦放在桌面,尔后从三只大葫芦中分别捧出三捧物事装进黄、红、绿三只小葫芦,递给张耳食道:“老夫穷其毕生精力研制出三味圣药,一曰‘千灵香’;二曰百毒散;三曰火青虹,送给房生做个念存!”
  张耳食惊心不已:千灵香、百毒散准是药物不疑,但火青虹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取这么个名儿……正待询问,便听“吱”地一声鸣响,酒瓶大的葫芦变成三颗“枸杞豆”。
  张耳食目瞪口呆,前瞧后看,章公却已不见,宫殿式的建筑也荡然无存,看看四周竟是荒凉山谷,自己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只有三只枸杞豆大小的葫芦捧在手中。
  张耳食知道遇上神仙,感激涕零地伏地磕头,香獐却不知从什么地方奔蹿出来跑到他跟前来了。
  张耳食又惊又喜,一把抱住香獐:“你就是灵儿?原来你带我来见神仙……”香獐用脑袋顶顶张耳食,默默站立半天挣开他的怀抱,一走三回头地消失在绿草丛中去了……
  张耳食放声大哭,望着寂静的山谷呆呆坐了一天,直到日头落山,突然心有灵动:殿试不准,定是心窍不通,既得圣物,不妨一试,但三只葫芦那一个才能灵通心窍,张耳食犯了嘀咕。
  毕竟是饱读诗书之人,张耳食在山谷里生起一堆篝火,把三只葫芦放在火堆旁仔细端详,红、绿葫芦原地不动,黄葫芦“吱”地一声跳到他的手掌心来了。
  张耳食疾呼高叫:“黄的,是这只黄的。”立即将黄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葫芦揭盖去看,竟是千年麝香配制的药丸。张耳食大喜过望:“这就是千灵香?服了它一定会七窍开通……”
  于是找到一条小溪,捧着溪水将药丸冲下肚去,一个时辰过后,身体便飘飘欲仙,眼睛也能射出两道红光,在暗夜里仿佛两条舞动的火龙。张耳食狂喜不禁,守着篝火栖息一晚,第二天便要苦读再考,但喜讯却从京城传来:朝廷破例开科,凡落榜举子三天后在考试院重新殿试。
  这真是山重水覆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张耳食立即赶往考试院,殿试落榜的考生已经纷纷赶到。
  考场还是上次的考场,座位还是上次的座位,但这一次张耳食一坐下来,一道红光便从眼睛喷射出来,向大殿正梁冲去。只听“噗啪”一声震响,一条花斑大蛇从上面跌落下来,举子们吓得鬼哭狼嚎,只恨爹娘少生两只脚,纷纷向外逃窜。
  张耳食没有逃跑,但也惊魂不定:自己的眼神怎会射落大蛇,对了,这是千灵香的神力。想起上次一进考场手足无措意象全无,原来是花斑大蛇口喷气雾迷惑自己。杀千刀的家伙盘踞梁上仿佛浮雕,却在暗中作怪要坏举子前程?其他举子似乎没受影响,倒霉的只是张耳食。这么说花斑大蛇冲自己而来……张耳食怒不可遏,掂起板凳向花斑大蛇砸去,畜生反应灵敏,闪过板凳,鳞身扭动,很快遁身。
  大蛇遁去,殿试从新开始,命题竟是《强国轮》,张耳食没费吹灰之力便就做出锦秀文章,皇榜颁布,张耳食中了头名状元,授予开封府府尹官职。
  张耳食走马上任,在府尹位上掌印一月,便接到上百份告状信,冤情大都牵扯到当朝太师蔡京。
  张耳食愁眉不展:蔡京执掌朝政二十多年,和人称“六贼”的朱�摇⑼�贯一伙狼狈为奸,鹰犬爪牙遍布京城各处。但张耳食不想做缩头乌龟,连夜写好奏本去参蔡京,徽宗却以蔡京是老臣予以搪塞,张耳食郁怒不平……
  已是晚秋季节,哗哗下落的枯叶四处飘荡。张耳食处理完公务,让衙役远远跟着,行走在汴梁阔卓的大街上。近来常有金兵奸细潜进京城搜集情报,张耳食便服私访想抓几个奸细了解金兵动向。
  来到悦来客栈,这里却是人声沸津,山羊胡新开的悦来酒楼正举行开业庆典,山羊胡披红挂彩,正在门口迎接客人,一见张耳食,以为前来贺喜,立即打躬作揖恭维谦让:“房先生贵客,请上正堂打坐!”
  张耳食走进正堂,里面已是宾客满座,东京城走红歌女一品香和爹爹老一香也赶来助兴。张耳食选定临窗的位子坐下,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跃入眼帘:“凶悍猎人!”张耳食暗叫一声,去看四周,都是凶神恶煞的汉子,划拳猜令,声声暴耳,心中不禁一凛:这都是些甚么人……正在寻思,老一香已拉响胡琴,一品香亮出歌喉唱起唐朝张说的乐府词:“金天诞圣千秋节,玉醴还分万寿觞。试听紫骝歌乐府,何如�J骥舞华冈……”
  一曲未了,凶悍猎人扑上前将一品香抱住,硬要拉她陪酒。一品香苦苦挣扎,老一香急忙上前阻挠,却被凶悍猎人一拳打倒。老一香怒目喝喊:“天子脚下,难道就没王法?”
  凶悍猎人霍地拔出腰刀北京军海医院治癫痫好吗向老一香砍去,手腕却被张耳食拧了。张耳食服用千灵香后膂力陡增,这一手拧得凶悍猎人哇哇大叫。凶悍猎人见张耳食就是五两银子买走香獐的那个书生,不禁勃然大怒:“酸儒秀才也敢大胆?”说着抡刀乱砍,那刀却到张耳食手中,张耳食手起刀落,凶悍猎人一只耳朵便落地上。
  食客们见凶悍猎人丢了耳朵,全都亮出刀枪向张耳食逼来。张耳食大喝一声:“开封府尹在此,哪个敢动?”
  衙役们听见老爷喝喊,哗啦啦冲将进来拳脚并用,将逼进张耳食的“食客”一古脑儿拿下。山羊胡见大事不妙,慌忙赶去蔡府报信。
  山羊胡本来就是蔡京的亲信,依仗权势在东京开堂弄馆为主子敛财,去不多时,便见蔡京带着禁卫军赶到,不由分说喝退衙役,将张耳食拿了。
  张耳食极力抗争:“本府尹是朝廷命官,蔡太师怎能越俎代庖?”蔡京哈哈大笑:“朝廷命官就可滥杀我的客人?你一个二品官胆子不小,竟在皇上跟前参奏老夫?老夫三朝老臣,还办不了你个开封府尹……”
  张耳食被戴上脚镣手铐关进天牢,方知大宋已是蔡京天下,哀声叹气,自认倒霉。天牢里伸手不见五指,张耳食面壁而坐,聊以自慰地吟诵李太白的诗句:“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一诗吟完,忽见眼前一片红光,章公赠与的红葫芦不知什么时候迸出衣兜跳到他眼前放起光来。张耳食揭开盖子,里面竟然蹦出两颗石头,一颗椭圆形的白石头突然裂开,拖出一方丝绢。张耳食抢在手中去看,丝绢上竟有墨迹:
  “淡泊山庄情难却,老爹送汝三捧药。一品之香灵儿身,胡琴伴奏探敌音。考场斑蛇翰离不,山羊胡子是奸细,凶悍猎户女真人,悦来酒楼金狗集。汴梁眼见兵血刃,懵懂皇帝不御敌,青虹宝剑为君执,斩杀魔酋振国威。”
  张耳食张目结舌,原来灵儿和章公装扮成卖唱人窥探敌情,一切都写在丝绢上,这么说灵儿已修炼成人……张耳食悲喜交加,却见另一颗红石起火燃烧,一把宝剑从火中蹦了出来。张耳食不知所措地拿在手中,果然是把青虹宝剑。
  张耳食惊魂不定地观看半天,这才明白红葫芦里的药物为什么叫火青虹,原来有青虹宝剑隐藏其中。张耳食痴呆呆看着宝剑,禁不住挥了一挥,便见寒光闪闪,天牢被耀得一片通亮。
  执剑在手,张耳食砍断脚镣手铐,冲出天牢。守卫兵士向前阻拦,被他一顿砍杀冲将出去。杀出天牢,张耳食径直上了太子赵恒府邸。
  也是天遂人愿,徽宗已把皇位传给太子,太子登基后是为钦宗,年号靖康。听完张耳食禀告,即令他带领御林军包围悦来酒楼。
  张耳食率领御林军赶到悦来酒楼,凶悍猎人和数名金兵探子正在吃酒取乐,张耳食手起剑落,将凶悍猎人挥为两段;金兵奸细悉数被捉,山羊胡也做了瓮中之鳖。
  山羊胡招供,凶悍猎人用山珍野味贿赂蔡京,说是北边来的皮货商,蔡京让他住进悦来客栈,给自己提供野味。凶悍猎人计谋成功,招来喽��落脚悦来客栈,频繁搜集情报,送给东路元帅翰离不。翰离不得什么样的癫痫病能做手术呢知宋庭昏庸,奸臣当道,惊叹这是灭宋立金的大好时机,立即率领大军逼近汴梁。
  汴梁城危在旦夕,钦宗命李刚和张耳食率领军民御敌。但在这时,蔡京带上家眷向南逃命去了。钦宗大怒,即令张耳食追捕缉拿。张耳食赶到潭州将蔡京擒获,蔡京惧怕身亡。
  张耳食令百姓将老贼就地掩埋,速率军队返回汴京,东京保卫战已经打响。翰离不指挥金兵频繁攻城,都被宋军打退,但守城宋军也伤亡惨重。国难当头,东京百姓纷纷加入。缺少武器,揭瓦为刀,操棒为枪,金兵十几万人马,竟然攻不下一座城池。
  张耳食感慨不已,杀开一条血路冲进城去,李刚却执了他的手老泪横溢。原来,翰离不攻城不下,竟使阴招,将一群羊驱赶进来。城内缺粮,军民宰羊充饥,殊不知这些羊身染病毒,凡食用羊肉的军民皮肤溃烂,称为“烂皮疮”。
  张耳食瞠目结舌,慌随李刚查看军营,见“烂皮疮”还在蔓延,不禁仰天长叹:“这比几万大军屠城还厉害呀,老天真要亡我大宋……”
  言犹未了,忽听绿葫芦在衣兜内不撞自鸣。张耳食这才想起:绿葫芦不是装有“百毒散”吗?何不用来一试……
  张耳食即令健壮军士扛来几十口大锅点火烧水,将水烧得滚烫,加入“百毒散”熬成鲜汤分发给染疾之人服用。一个时辰止血,两个时辰结茄,三个时辰皮肤光鲜,半天之后便可执枪杀敌。汴梁城一片欢呼,抗金御敌的士气再次高涨。
  再说翰离不把羊群赶入城后只待好消息传来,但等来的却是“烂皮疮”被张耳食根除,汴梁城宋兵同仇敌忾众志重重。
  翰离不气得脸色发青,怒不可遏地狂吼:“又是这个张耳食?当年便知他不是凡物,每每阻挠事与愿违,现在果然成气候哪……”翰离不独自骑马赶到城下,只喊张耳食出城和他单挑。
  张耳食哈哈大笑:“翰离不的死期到咧!”便要出城迎战。李刚拦住他道:“将军不可冒险,翰离不是完颜阿骨打的次子完颜宗望,这厮从小修炼妖术,遁身隐迹神出鬼没,加之手中的狼牙棒有万夫不挡之勇,将军此去不是白丢性命吗……”
  张耳食胸有成竹:“老将军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壅,张耳食手中的青虹宝剑绝不是吃素的……”
  张耳食不顾李刚阻拦,打马出城,果然见翰离不不同凡响:双眼鼓突,射出两道阴光,脑袋一会是人,一会儿是蛇,手中的狼牙棒暗暗使力,只待对张耳食致命一击。
  张耳食先礼后兵:“来者可是金国二太子完颜宗望……”翰离不并不答话,恶雕击兔般向张耳食扑来。说时迟那时快,青虹宝剑携带一道红光向翰离不项颈�m去,翰离不还没弄明嘛事,脑袋便滚落地上,竟是一颗蛇脑……
  金兵见主帅阵亡,哪里还有心恋战?呐一声喊四散逃去。张耳食正欲追击,却见路旁闪出一品香和老一香。
  张耳食疾声惊叫:“灵儿——章公——”滚鞍下马,奔跑过去纳头便拜。章公扶起张耳食哈哈大笑:“方生果然没有辜负老夫期望!”说着看看灵儿:“灵儿已修成正果,从今往后便是你的拙荆……”

上一篇: 又是梨花似雪时 下一篇: 宝剑
© zw.hxkib.com  女贼传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