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侃侃如也 >

感想三题

【导读】其实人和梨花是一样的,在过程中有着多舛的。从他来到这个的那一刻起,便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他是一路恐惧地向前走。他害怕向前走,但又必须向前走。 

 
  【一、登小寺驿】
  
  小寺驿是荆山山脉尾段的一个小山包,是因山上有一个小寺庙而得名。抗日战争日本人过襄河时一把火把它烧了。从那后,上面就再也没有寺庙了。但它有过寺庙的,于是人们还是习惯地称那个山为小寺驿。
  小寺驿确实是一座最普通的山,不高、不大、不巍峨,上起来非常容易。山的整体颜色是的,但碣色的岩石也很多,很精美。远看是绿色,近看是碣色。绿色养眼,碣色养心。给人一个宜人爽目的感觉。
  登小寺驿有两条路,一条路在山的后坡,一条路在山的前坡。后坡的路是灌木路。前坡路是石板路。所谓灌木路,是路在灌木丛中穿行,整个山坡均是些荆棘,杂草,葛藤及被缠绕的参天松树、黄木等,而路就在这其中。山的坡度也相对陡峭一些,上起来须全神贯注,时刻留意脚下的荆棘和沿路中的横七竖八的枝条和葛藤。前坡石板路却是另一番景象了。山上山下均由一条磨得溜光铮亮的石级路蜿蜒而上。石级的曲度很大,因此,显得平坦。石级路也很古老,从磨得锃亮的程度可以看出。
  我选择了前坡路。因为前坡路是一条休闲的路,也是一条可以展开的路。
  今天很好,明媚,隐约感觉到有一丝风轻轻拂面。很柔顺,很清爽。我懒懒地拾级而上。我的思想随着我的脚步也缓缓地向前挪动。我不急于上到山巅去,因为我感觉到上山的过程才是一个最好的享受过程。每踏一级,我好象就有一个什么感觉,甚至感觉到石级也是一位深沉的思想者!因为它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么神秘而幽远。它整体存在的形式已经告诉了我这些。它甚至引导着我应该去思想些什么。我在它的引导下,展开我意识或思想的全部。我在想,似乎它也在想。
  然而,它在想什么呢?想已经到来?想它存在的?想小寺驿庙宇的存在?还是……?真有一点说不清楚。可是我还是觉得它在思想着什么,或它想告诉我一点什么秘密。也许是那种容易思想的氛围给了我的一种感觉吧?!是它触动了我的思想或意识。如果,我决定从后坡里上去,那可能会是另一种了。不管怎么说,我对它的认识或某种认定均是我反思的结果。
  意识本是自我与自我之间的一种直接的而非认识的关系,主客体总是相互映照着的。小寺驿那石级本身的幽远是一个客体,这个客体真实的存在着癫痫药物治疗如何避免副作用带来的伤害。但当它还不被主体我认识的时候,它的意义却只对它自己而言。因为,意义只能在反思中完成。石级路它不会反思!石级路它也不会认识!它所谓的思想或对自我的意识,完全是在我的反思或意识的作用下给它赋予的。因为我需要它有这么个意义,因为我要享受这个意义的存在。于是,它就有了这个意义……
  我现在仍在那条石级路上缓缓地向前挪动。我被沐浴在的春日里,我被习习的抚慰着。幽远的石级路在召唤着我的遐思,它于它存在的形式推动着我的遐思。此刻,我觉得小寺驿这座小山,当下好象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堆思想在那儿聚集。我穿行在这堆聚集的思想中,我在这堆思想中即寻找自己,也寻找春日里的小寺驿。因为,我坚信意识不可能先于存在,意识的存在还是在客观存在的基础上产生的。它的存在一定离不开它的本质,离不开事实的必然性。小寺驿或小寺驿的石级路就是一个必然。
  
  【二、凝视梨花】
  
  我老房子的前园有两株树,一株桃树;一株梨树。了,春天的风开始从南国那边向这边吹拂,两棵沉寂的树便闻风活跃起来。
  每年都是这样,当除夕夜的炮仗一经响过。我就开始关注两棵树的动静。尽管树枝上还压着绒绒的白雪,为了看个究竟,我还是要用手把白雪轻轻地拨开,仔细察看枝条,察看树干,察看整个的树。除下看到它在微微的春风中(枝条)一天比一天的开始丰淫和润湿外,枝上仍没有苞出叶儿来,也没有绽出来。但是,每天我均殷切地期待着梨花早点怒放,因为我知道梨花太了!
  过了一些天,还是这样一个早晨。我仍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来晨练,开门的第一眼便看到梨花开了!并且洁白如云,清香四溢。真的开了?我问自己!真的开了!我回答自己。我肯定了自己确认的正确性。这时,天色仍蒙蒙的,还没有出来,梨花在蒙蒙的时空中显得更加妩媚和动人。这个老房子在它的装扮下,一下子变成了仙境。我,树,花,还有房子均在仙境的氛围中。我兴奋极了!我看到了自己期待的结果。
  就这样,我在仙境中渡过了十余天,大概第十三天的一个早晨,我看到梨花在开始凋零。树底下的地上已经散落了许多白色梨花。它们从树上坠下来,被弃在地上。一朵一朵;一片一片。颜色仍然很白,形体仍然很美,仍然有华贵娇艳之态。但是,它却真的被弃了。这是无容置疑的事实!当初我看着它们,看着树,我认真地凝视它们。我把它们从地上拾起来,小心翼翼地置入到它曾经含苞开放过的地方去,可是那树枝不肯接受它。于是,我痛恨自然现象的严酷。同时我也看到了,作为人,在自然界面前显得多么缈小和卑微!
  其实人和梨花是一样的,在自然过程中有着多舛的命运。从他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总医院神经内科怎么样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便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他是一路恐惧地向前走。他害怕向前走,但又必须向前走。他是在被动地履行着这个的过程。他为之抗争、努力、憧憬……。但是他仍冲不出那个氛围去。在这个无限的空间中,他显得那样渺小和无力。尽管他的主观是多么强大,但他于那个客观的网。那网就是自然的力量,他是永远也冲不过去的。因此,他只能这样。在这个过程中,惟一能够使他解脱的,就是他有自己的,这是作为人的惟一特征。他不停地告诉自己:美可以再生,生命可以轮回。不管这世上有没有或信不信佛,人们心中原本就有一个佛的因素存在。因为作为人的他在这个世界中显得太渺小了,人和自然简直没有一点可对抗性。依附、适应和主观顺从才是人唯一需要作的。心中的佛便给他打造出一个盾来,他无奈地举起那具盾,颤颤兢兢地走完他的恐怖路。他甚至相信只有在那个心中佛的保护之下,才能使自己冲出去。佛使他永远的美丽下去,也使他永远的下去。他相信:觉者之义,觉行圆满的精神信条。他当然明白,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而他不选择它又能选择什么呢?为了排解他人生的恐惧,这是他惟一的主观选择。可想,人生又是多么地无奈和痛苦啊!
  美丽的梨花仍不停地从树上飘落下来,估计在近三四天内所有的均会全部飘落干净。这个过程中梨花、梨树、我、以及周围的一切均显出沮丧和痛苦来。然而,事实却证明:强大的自然界一点也不怜悯美丽的存在,也不怜悯生命的痛苦。因为滋生痛苦的源头便是这个世界,它毫无知觉地把它们滋生出来,然后再不知不觉地向投撒。人,便从此就接受了它,就像梨花在无意间开放或凋零一样。因此,痛苦是客观的,痛苦是本原的。战胜它的惟一办法,就是人的主观精神。主观精神可以伴随你把痛苦的历程走完——连同生命一起!
  呜呼!我美丽的梨花啊!!
  这时,还没有开……
  
  【三、山泉水断想】
  
  1、真实的山泉水
  在秦巴山脉,有一个被称为黄龙观的。大山的西坡半腰的石缝里涌出来一股清悠悠的山泉水。它是从一个巨大的岩石裂缝中涌流出来。然后与裂缝对接的却是一个天成并长而曲折的凹面青石。说它是青石其实就是碣色的岩石,颜色的古朴确实很耐看。凹石的底面很宽且也很滑,那上面盛满了不停流动的水。凹石的沿帮或部分的凹面均挂满了绿茸茸的青苔,也有比马尾草还长的青苔漂在水面上随水游动。在青苔的衬托下,山泉水更显清澈和透亮。沿帮边上青苔因长期受泉水的滋润,青苔长得特像一匹墨绿色的缎子,如果碰上晴好的天气,这面“缎子”经阳光照射,更显得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轻度的抽搐应该咋办? 泉水出了石缝便涌到那个曲型的凹面石槽里,凹面石槽承载着透亮的泉水顺着滑溜溜的石槽蜿蜒而下,最后汇入到山涧下端峡谷的石板河里。从涌出到落入,也许是凹面石槽的表面那特有的光滑或坡面相对平坦的原因。泉水在长畅流的过程中,突显出那种少有的从容和静谧。加上周遭挺拔的山、陡峭的石、碧绿的树……,在整体自然风光的渲染和衬托下,悠悠流淌的泉水更显出几分神秘和恬静。一切均在静止的情性中进行。它给人的核心仍在于水流的姿态。虽然它是从岩石的石缝中涌流出来,出石缝之初,它活泼而激昂。但进入凹面石槽后,它便明显的对自己性情的外显作了必要的修正。由一个似如活泼的孩子,变成了一个腼腆娇柔、纯洁而鲜亮的。因为,它修正了张扬,也收敛了任性。这时的泉水已经失去了其真正水的本质,而通体表现的则像是一个有灵性、有思想的人。
  泉水一路在平缓的流淌着。水面的波纹很细,对一个性情豁达的人来说,也许他根本分辨不出它是否在流动,也听不见它通过水流的摩擦而发出的潺潺的声音。但事实上,它确实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动态实体,微弱的水声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飞来。但这一切,足于说明它是那么的真实。似动非动的姿态,无声似有声的表现,给了人的一个遐思的空间。人们在真实泉水的面前,真正感知着它的全部。
  2、存在的内容原本就是一个存在
  上述的山泉水,宛如这个山体的存在而存在着。它不因我的存在而反衬出它的存在来,它原本就是这样存在着的。它是一个实在或天成的存在。因为,存在的本身是十分充实的。它既不其所谓的“内在”性,也不对自己进行必要的肯定,更不可能展示它的能动性。它仅仅是一个自在式(包括自我演变)的存在,一个所谓的客观实在。
  它存在的本身就只有它自己,不是在某种意识的作用下而形成的存在。正是它没有意识的作用,所以它才不作任何行为方面的靠拢和显露,也不脱离它当下存在那种自在的存在形式。如果它的形式突然间得到了改变,那是改变它的另一个存在力量在作用着它。丝毫没有某种意识对它的启动或介入。肉眼之下,它在场或不在场均同样的存在着。当人们对它有了认识的时候,也许会发现:显露的存在和掩盖下的存在均同处在一个存在中。诸如泉水悠悠地流,那是显露的存在;诸如泉水未流或似流非流形态的外显,则是掩盖下的存在。由此,我们不难发现:存在是存在着的;不存在也同样是存在着的。它们互为关系着,对称着,统一着。于是便有了:在没有不存在的存在时,存在的本身便有了缺陷(这个缺陷是合理的),这样的存在就变得更加不可想象了。
  于是,黄龙观山泉水的存在,就是在不存在的存在中得到了真正的客观印证。
  3、美,来源于超越
  毫无武汉市哪些癫痫病医院好疑问,美,是来自于对存在的超越!是对原有存在注入了新的内涵。这一过程,是因为有了意识或人的主观性的介入才引发出来的。当然,存在首先离不开对经验的启发或呼唤,离不开它自身优化力量对人的感知。这时的存在恰如一个活化的存在,它于它的特质不停地冲撞着人的,使意识、感知、情绪、反思集中在第一反映。于是,美,就来到了你的心中。
  其实,美的本身它并不是存在,而仅仅是一个形而上的反映。反映过后,它仍将重新退回到未知的原位。但它却吸收了存在的特质,并对在场或不在场的存在作了综合。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没有意识或感知的介入,超越是不可以想像的,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对存在产生的那种超越,使山泉水的流淌上升到了一个高度,也给那个自在式的存在从此附上了价值。使那本来苍白的存在不再停留苍白之中。存在作为最原始的现象,却被意识直接揭示出来。存在通过了意识的揭示才有了当下的意义。因此,意识是存在的超越,但它又不会走向存在,落入存在之俗套之中。总之,存在的超越蕴涵了来自人的本体论的证明。人们通过主观性经验的比较才有了美、丑它自己的内容。因此说,自在的存在仅仅向我们提供了一个意识或思维的空间,我们在意识或思维的启迪中给(使)自己激发了!感动了!也就是自在的存在从此接受了特有的感知,变成了一个被升华或超越的存在。
  
  【4、存在的无限性】
  
  在《圣经》的“创世论”中,上帝把存在给了这个世界,于是就有了世界走在存在之前的结论;有了主观性对存在的决定论。但事实上,存在是其自身的充实,它不与它的之外有任何关联,它就是它自己的这样一个事实。因此,它既没有自在的能动性,也不受主观性的影响,它始终先于意识而存在。这就说明,存在对人而言有着无穷尽的空间,人们将在这个无穷尽存在的空间中作不懈的努力。发现更多的存在,认知更多的存在,为存在中的存在或自己找些目的。再说,人本身就是一个存在,人与世界(存在)关系的行为不断地在产生。总之,人需要与存在关系的存在。因为,它是人的一种意义或一个新的内容。
  黄龙观山泉水于一种存在的形式与人,人在它的存在形式面前也给出了一个“答案”。准确地说:由于有了人的意识的进入,存在的意义才得于显现。人在意义的面前也得到了利益的享受。但是,这仅仅是黄龙观山泉水之一,还有黄龙观第二第三或更多的存在存在着。存在是无穷尽的,人或意识也在无穷尽的存在中徜徉。因此,我始终在存在中存在,存在也在存在中存在,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存在!

[:]

上一篇: 大地情怀(6) 下一篇: 吃蟹
© zw.hxkib.com  女贼传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