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天下有道 >

东巴老庚爹_散文

  听说老家近些日子以来,以大兴土木之势在靠近旅游区的村落重修木楞房,其目的很明显,无非就是想给四方游客一睹地方特色,以展示这方乡民的智慧。闲聊中,阿三哥又和往常一样跟我开玩笑,叫我在家里也建一座木楞房,这样保证不到两年时间就一定会有各路女友登门拜访,终生大事就可趁此解决了。我原先并不了解这话的意思,思前想后都不明白在当前局势下,有的人即便在城里有车有房都不见得能轻易讨到媳妇,为什么建一座普通的木楞房就会有人上门呢?后来阿三哥才细细解释了这个玩笑的由来,我听了以后也感觉很讽刺,但除此之外,不得不说也有某些常规思维之外的智慧暗含其间,说这是常规思维以外的智慧,是因为这种智慧很独特,独特到很容易让人理解为这不过是钻牛角尖、旁门左道,绝非正史中记载的能够普渡众生的大智慧,但它的确也是智慧,一种充满了人情味的小智慧。

  玩笑是由我老庚爹开起的。听说早年,老庚爹家里兄弟众多,分家的时候,善良的老庚爹把正房和偏房都让给了兄长和弟弟,自己则主动地搬进猪圈楼旁边的一所小木楞房里,因此,讨媳妇成了他最大的问题。当时像老庚爹这种情况的,讨媳妇多半只能到大山深处找一些家里没有田地的牧民,因此,很多好心人都劝过他不要太挑,找得着就好。但最终,急中生智的老庚爹还是找到了一位富裕人家的姑娘。这件事情上,老庚爹一直说靠的是他的智慧,然而那姑娘,也就是我的老庚妈却时常说当年是被丈夫骗了。当老庚爹问她如何被骗时,她又往往在埋怨中沉默下去,始终说不出个所以来。据说当时女方家人问到老庚爹家里的情况时,他故作平静,自信满满地回答道:您就放心吧,您女儿到了我们家不会吃苦的,我家条件很好,光我住的那所房子就有三十多层。

  当时交通不便,各地消息不灵,只要是隔得稍微远一些的村落都呈一种相对隔绝的状态,不了解情况的女方家人虽对房子有三十多层这话有点怀疑,但最终还是在半信半疑中答应将女儿嫁给老庚爹。待到进了老庚爹家的门,才发现他住的是最普通不过的木楞房,于是女方父亲要求老庚爹给一个说法。老庚爹没有多加解释,只说了一句:老丈人啊,我说的句句是实话,不信您自己看。老丈人细细端详着木楞房,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原来木楞房在构造形式上确实是由圆木一层层垒上去的,如此看来,房子有三十多层也成了不合理的事实。老丈人顿时后悔当初轻易相信别人,抗癫痫药物的副作用听了那句“我家的房子有三十多层”后便自作聪明地认定男方条件应该很好,房子虽不可能有三十多层,但那时男子说话大都喜欢夸大其词,所以也没太在意,只顾得去挑选良辰吉日筹备婚事,等知道真相时再想退婚已来不及了。最终,考虑到老庚爹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再看他这人虽喜欢耍点小聪明,然终归也非奸邪之徒,女方父母也就在人性善根的鼓动下承认了这门婚事。

  老庚爹不仅在终生大事上耍小聪明,学习本领上亦是如此。他在家里排行老二,父亲是一位东巴,每当深夜,父亲给老大传法时,故意装睡的他在被窝里偷学,虽然总体上掌握了要领,然而在很多细节上却会而不精,所以单就法力而言他只算得上半个东巴。他对自己的本领也持谦虚的态度,承认自己与大哥和父亲的法力相差甚远,需要施法时往往束手无策,所庆幸的是以他这点法力造福乡里已是绰绰有余。

  从村头通往山上本来有一条宽敞的大路,但多年来村民们都不得已选择走小路。尤其是我,在经历了父亲的事后,对那条大路连想都不敢想,要不是老庚爹,父亲的病不知道多久才能好。父亲那日下山在那大路口发现一只受了伤的野兔就一路追去,不小心被路口那石头拌了一下。第二天,他的左脚已肿得不能走路了,看病的几个医生分析病因时一人说一种,害得我们不知该如何下药。老庚爹闻讯赶来,一眼便认定是那石头害的。那石头叫落泪石,与一个女子有关,传说那女子贤惠善良,但不幸遭到了丈夫的背叛,自杀后的孤魂就附在了这石头上,每当有人经过,她都会落泪向路人倾诉自己的不幸,并想将路人留下陪她,所以被她缠上的路人多半是腿脚出问题,要想治好,必须去落泪石边把魂找回来。

  我们就照老庚爹的话做了,法事活动也很简单,但过程极为严格,我们前后进行了三次才成功。第一天,快要到落泪石旁时突然遇到一个人,我就和往常一样和那人打了招呼。老庚爹说这个时候不能见人,即使见了也不能和他说话,否则法力无效,第一次就这样作废了。第二次因家里临时有事,等准备妥当要出发时已经听到午后的鸡叫声了,老庚爹算到“人时”已过,已进入“鬼时”了,如若贸然施法则难压众鬼,到时不但喊不了魂,做法之人也会元气大伤,甚至当场吐血丧命。经过前两天的教训,第三天就严格按照仪轨来进行,我们在“人时”范围内出发,一路上遇到了好多人都没有打招呼,那些人似乎也能会意,就没有责怪,也没有为难。

  到了落泪石旁,老庚爹让父亲紧闭双眼盘腿坐癫痫病不能吃什么药下,自己也开始严肃起来,他先向雪山朝礼了三次,再念了几句咒语,念完后就在石旁燃起一堆“臭把”火,不一会儿,烟雾弥漫了山林,我们也被熏得退到一边。待到眼睛稍微舒服了我才睁开看看,只见落泪石全身“落泪”,冒出的“泪水”将“臭把”火一点点淹没。老庚爹对着石头自言自语道:原来你也懂人性啊,以后就不要害人了,否则“什罗务”那天我还会来降你。说着拿起毛笔将白纸平铺在平坦处,不到两分钟就画出了一匹白马,又对落泪石说道:念你也是受害者的份上,我送你一程吧,希望老马识途,你就骑上它走吧,不要去上面的雪松林,也不要选脚下的金沙江,你就沿着长满檀香的路径直往前去找“构土西固”吧。说着把画放在石上烧了。等画烧完,石上奔涌的“泪水”戛然而止。老庚爹擦了擦汗,在附近的水沟里舀来一碗清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鸡蛋放入水中,紧接着又念起咒语,鸡蛋就在水中直直立着了。我们目睹了这一幕,都夸老庚爹厉害,法力高强,他却指着“臭把”灰烬平静地对父亲说:终于找到了,老庚,魂就在里面,你找吧。父亲对老庚爹突然莫名其妙的指示不知所措,最后还是老庚爹亲自伸手往灰堆里一抓,果然抓到一只小蜘蛛。

  做法后的第三天早晨,父亲的催促声又一如往常地进了我的梦乡:起来,起来,快起来了,赶快上山,争取凑够两车柴攒学费。

  自此以后,村民们撬开落泪石,把它埋  在崖底,开始络绎不绝地从旧址旁经过,只感一路风平浪静,畅通无阻。再后来,拖拉机和面包车都走上了这条大路,极大程度的得到了方便,也节约了时间。先前,落泪石的存在使村民们惶恐不安,大路也因此荒废了多年。落泪石邪气多重,临近的东巴早有耳闻,谁都不敢强行施法。我想本身法力就不高的老庚爹也是害怕的,但是善良终究战胜了恐惧。的确,老庚爹心地善良,待人真诚,尤其跟我父亲莫逆。听说早年他俩在一起读小学时,老庚爹毛笔字写得好,但他将仅有的一支毛笔给了弟弟,我父亲又把自己的给他用,父亲自己则用松针椭代替。不知不觉间,深厚的情谊就根植在了他们的内心深处。可能出于这个原因,老庚爹对我自然也是一番疼爱。有一次的品德课上,老师给我们讲到个人卫生时,提到了要用香皂洗手。当时我家和绝大多数人家一样都没有香皂,我由此不开心了好一阵。大约过了半个月,老庚爹从县城回来了,一进我家就将一袋零碎的小圆形香皂递给我,全袋五六十个香皂早已被磨得形状各异,大小不一。接过香皂得一瞬间,我才恍然想起我向父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亲要香皂那天老根爹也在我家,我只记得老根爹对我说了一句话:不要担心了,不就香皂吗?#p#分页标题#e#

  香皂到手了,我对老庚爹自是感激不尽,他却说他这是在修行。他认为想要取得大成就和大智慧,以行善为本的修行是必经之路。故此,他认为应该他感谢我才对,他自己没有机会学法,以行善修得真法就尤为重要。

  老庚爹深知学法能够利益众生,他也希望我能够在这片神山圣水的养育下修得大成就和大智慧,他总说努力学习之余就要认真学法,要我相信地灵人杰,要我热爱这一片圣地。历史上这里智者尊者辈出,如福国寺的某世活佛就是阿兴人,禅宗著名高僧谛闻法师更是我们村子里的,还有忠义村那位法力高强的和东巴,此人坐在椅子上念经,念着念着就能连同椅子一起飘升起来,听说他早年还担任过洛克博士的老师,名声响遍中外。老庚爹借此传达了另一个思想,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居然能出现不同教派的能人,可见这里的人对文化的态度早到了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境界。他告诉我,我们族人本来没有系统的信仰,就是善于包罗万象才有了东巴教,他也希望我能有那种博大的胸襟和包罗万象的情怀。

  从学校出来后,脱不掉书生味的我满是愤世疾俗的思想,对社会上各种不良的现象总是看不惯,但细细一想,这种“看不惯”多半也是各地人为风俗和个人观念不同导致的,说到底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已,想到这里,我终不负老庚爹所望,主动去学习他人的优点,也容纳其不足。

  说到优点和不足,老庚爹认为它们是主观的,叫我不要用自身的主观意念去评定他人,毕竟世事无完美,也不能完美,这也是一种定律。先前邻村有户人家盖房子,主人强烈要求木匠们把房子建到最完美的程度,木匠师傅们也很努力,房子建好后,主人赞不绝口,说这房子已经让自己百分之百的满意了。自第二年开始,这户人家里六畜多有不顺,庄稼也年年欠收,于是主人请老庚爹做法消灾。老庚爹深知那是主人的完美主义害的,于是命人重新破土,将一根本来立得很笔直的柱子倒过来立,房子显然没有了原先的标致,主人因此埋怨老庚爹胡乱拆房。声声埋怨中,主人家又渐渐的六畜兴旺,五谷丰登了。后来,当我读到关汉卿的“日盈昃,月满亏蚀,地下东南,天高西北,天地尚无完体”时,才发现老庚爹与关汉卿只是身份不同,职业不同,这一介农夫老庚爹的思想和大作家是一样的,故此,这个只有小小法力的东巴也可堪称“大家”。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东巴,意即智者,东巴的智慧除了能打通人鬼神的界限,也表现在平素的世俗智慧上。遗憾的是,老庚爹在思想上虽具“大家”风范,然在平素里,很多人并不能真正理解老庚爹的世俗智慧,他就这样一辈子活在娑婆世界的误解之中。老庚爹成家后不久又“骗了”了个姑娘给了阿亮。他因为是东巴,对婚姻,良辰等的了解和判断比一般人准确,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媒人。老庚爹给阿亮说媒时,又一次很逼真的对不愿女儿远嫁的老人说:放心吧,您不知道而已,阿亮家就住在江那边。也是在婚前女方才得知,阿亮家至少离自家一百多公里,不过确实住在江那边。

  在村民眼中,老庚爹不仅是个“骗子”,也充当着个懒汉。栽秧的季节,村民们几乎每晚都熬夜灌水,很多平素里友好的邻居时常会为了抢水吵架,甚至大打出手。大伤和气不说,还得陪医药费,有的还进了派出所。每当别人这样争锋相对时,老根爹却喜欢夜观天象,他可以观察天象后再根据口诀准确地判断出几时刮风、几时有雨,又几时干旱。很多时候,只要他确定第二天会下雨,任凭别人彻夜放水,他也会安然在家里睡觉。

  时光流走,老庚爹就这样在人们的误解中去世了,他那些钻牛角尖式的小智慧至今在附近几个村落里流传,成了人们茶余饭后闲淡又严谨的话题,我也认为他的做法的确很类似于耍小聪明,但绝对仅仅是类似而已,实际上,那也是一种智慧,一种正史不载、君子不屑的智慧,一种不合常规、充满讽刺又充满人情味的智慧。看看老庚妈和阿亮家的媳妇,两个女人陷入“骗局”以后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在不断的唠叨和幸福的埋怨中努力经营着家庭。老庚妈是在丈夫去世后不久抑郁而终,可见她对这个“骗子丈夫”的深情,阿亮的媳妇也曾在阿亮重病时发誓,如果治不好阿亮,自己也不会多活一天。

  我对东巴教的了解并不深,只知道那是一种世俗化了的平民宗教,教义教规里充满了人情味,老庚爹的这些“小聪明”虽与具体教义无关,但恰恰能够迎合一个平民那种只想简单过日子的心理而充满了人情味。所以就世俗智慧而言,老庚爹能做到这一点已实属难得,他本来只算半个东巴,如此看来,另外那“半个”也就暗含在这里了。

  听说自那次“毛笔深情”后,老庚爹与我父亲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恰巧两人又是同一年出生,于是索性结成了老庚。在那段无话不谈的岁月里,他曾对我父亲讲过,将来要竭尽所能造福乡里,因为他是什罗神派来造福人间的。

© zw.hxkib.com  女贼传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