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地轴倾角 >

边城有雨_故事

  街道尽头有一方客栈,里面有酒与姑娘。酒,是最香的酒;姑娘,是最好看的姑娘。

  客栈是个好地方,三教九流的人都来此落脚。有离家游赏的世家公子,身穿锦衣,腰挂通玄佩玉;有出逃的通缉犯,一身粗布,粗鲁的在客栈中咒骂着。苦行的僧人与云游的道士结伴而来,精明的生意人正在桌前忘我的盘算着自己的生意经;像是红尘里的一个缩影。

  雨默默的下着,嗒嗒的敲打在破旧的木窗上,打在外边的老马马背上,舒服得让老马直咧嘴微笑着;落在狼狈赶回家的平凡的人身上,像是世人践行着众生平等的原则。

  泥泞沉重的脚步推门而入,那栈破败的门被弄得咯吱咯吱的响,好像随时都要散架了一般。来得自然是红尘客,那是怎眼睛向上翻,全身抽搐,请问她这是怎么了?样的一张面庞,和一双眼睛。沧桑的面庞下面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平静的眉目下,潜着一头安然又黯然的困兽。他自然的走到角落的方桌前坐下,沉默的望着柜前的区域,既不点菜,也不点酒。柜前只是普通的地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和大多数普通的客栈没有什么两样,有所不同的只有人。柜前的老板娘正低着头记着帐,眼角也不抬一下,只是小二熟练自然的将一碟花生与一坛酒放在红尘客桌上,微微点了点头。红尘客时不时的往嘴巴仍几颗花生,完后又继续喝酒,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旁边的人没有什么反应,好像这场景已经上演了无数次。

  好像一切都很温馨,很和平。但有江湖的地方自然有争斗,不久后客栈中便闪有刀光剑影,将碎花缀沿的盘碗打碎,踢翻了桌椅,淌一地殷红的血。红尘客冷漠的喝完坛中的酒,平静的将打斗的人扔出了客栈。台上的说书人依旧重复着那些烂淄博哪里的癫痫医院好俗的英雄故事,喝酒的粗汉们依旧在喝彩咒骂,热闹的场景,推杯错盏,碰坏不知多少杯碗,门外的老马儿依旧享受着雨打。嗯,老板娘依旧低着头算她的生意帐。

  红尘客轻轻的拍打着身上的尘埃,走到老板娘前边,温柔的望着她,轻声道:”默娘,你愿意跟我走吗?”

  “不愿意,”老板娘淡淡的道,不起一点涟漪。

  ……

  那日天高云阔,阳光显得格外刺眼,默娘行走在大漠上,把满满的一囊水留给差点渴死在大漠中的红尘客,他对她说,穿过这片大漠,我们就成一个家。他是江湖人,惯使刀,他的刀花挽得滴水不进,爱住客栈、喝烈酒。但是当他们满面风尘的走出沙漠,来到这里落脚时,她却拒绝了,她说她要开一家客栈,听往来江湖南北客的故事。他说,好,我等你。

  他为她驻马店市有癫痫医院吗盖了一家客栈,每天在角落的方桌前坐着,只为了问她一句:“默娘,你愿意跟我走吗?”

  ……

  他的眼神变得有点黯淡,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终于抬头嘶哑的说着,“我明天将启程,一直往北,去履行我的使命。”那张沧桑的面容,不知不觉已显得有些疲惫。”我若活着回来,你可愿和我在一起。”

  默娘心尖狠狠的颤了一下,抬头望着他那满是胡须的脸,心中没由来的升起了怒火,语句却仍保持冷谈,“你没有机会。”

  红尘客自嘲的摇了摇头,摸了摸手中的墨刀,墨刀很冷,冰冷刺皮,可他的心更冷。

  第二天他出门时,脸上神情竟坚毅如铁,大踏步地走,头也没回。台上的说书人依旧重复着那些烂俗的英雄故事,喝酒的粗汉们依旧在喝彩咒骂,热闹的场景,推杯错盏,碰坏不知昭通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多少杯碗,门外的老马儿依旧享受着雨打。

  老板娘呢,没有再低着头算她的生意帐,她只蜷缩在台下,安静的喝着酒。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叫默娘的老板娘,以前从来都不饮酒。

  后来,默娘把客栈当给了人家,牵着那匹老马离开了这个老城,老马踩在硬实的官路上,踏踏的马蹄声响彻整个边城。至于去哪里,她也不知道,听说北方有广阔厚实的男人,南方有温柔细腻的书生。那样也好,那样才好。

  整个天下都空空的,只有雨,噼啪叮咚,簌簌如春花凋尽。

  ……

  犹记得有人对我说,客栈是个伤心的地方,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有自己的伤心。边城没有人家,只有往来的客,有肉有酒有姑娘,就是没有自己的男人和女人。

© zw.hxkib.com  女贼传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